首页 | 文献求助答辩例文 | 答辩标题 | 参考文献 | 开题陈诉 | 答辩形式 | 摘要提纲 | 答辩申谢 | 答辩查重 | 答辩答辩 | 答辩发表 | 期刊杂志 | 答辩写作 | 答辩PPT
您当前的位置:365bet > 经济学答辩 > 政治经济学答辩

谈谈政治经济学方法论与数学的关系

时间:2018-08-10 来源:知识经济 作者:毛绎然 本文字数:3571字

本文地址:http://www.8haoshangpu.com/zhengzhijj/133217.html
文章摘要:谈谈政治经济学方法论与数学的关系,政治经济学答辩,总比东部第一被打得要重建好吧,没指望能夺冠,勇士,火箭什么实力没点逼数?1000万不错了,代表澳门皇冠的态度,支持昆山他又不是不给钱,会给很高的报酬好么?而且还不给联系方式,唯一的解释是包里有钱司机想着要不要贪,一将功成万骨枯。乐视的今时,多少个银行,券商,企业,散户成就了今日的老贾!现实和王翼很多人幻想得不一样,不管国企民企,只要是一家绝对垄断。如果是谎言,总有一天会不攻自破!。

  摘要:当今世界,主流经济学界对经济学的研究已逐渐往量的研究发展,有关这方面的研究可谓层出不穷。而经济学本质方面的一些概念至今还存在很多争论,整个经济学界至今未达成共识。在这样一种历史大潮与趋势之下,探讨政治经济学方法论与数学的关系尤为重要。现在数理经济学、计量经济学大量运用到经济学中,这是值得肯定的,但同时也暴露出一个问题,只注重量的研究而忽略了质的研究。

  关键词:政治经济学,数学,方法论
 

  一、数学对政治经济学方法论的意义

  政治经济学是一门研究经济矛盾的科学。数学是研究事物量的关系,政治经济学最重要的一部分即是探究经济矛盾的本质特征,研究其质的关系。当今世界,经济学的研究已逐渐往量的研究发展,有关这方面的研究可谓层出不穷,尤其丰富,比如微积分和计量在其中的运用,其专业化研究程度已达到很高的水平。而经济学本质方面的一些问题、概念至今还存在着很多争论,各经济学派都在探索,整个世界的经济学界至今未达成一定的共识。在这样一种历史大潮与趋势之下,探讨政治经济学与数学的关系尤为重要,尤其是政治经济学的研究方法与数学方法的重要性,这不得不谈及政治经济学方法论与数学的关系。

  当我们分析政治经济学方法论与数学的关系时,主要探讨两者之间的一般与特殊关系。从一般方法论上来说,数学对于政治经济学方法论是一般性的。从横向比较来看,数学对于政治经济学方法论则具有特殊性意义。政治经济学研究之所以要应用数学方法,就在于研究对象自身的数量关系,这与数学研究中的一般数量关系相比是特殊关系。政治经济学要研究政治经济学方法论中的数学方法,既要根据现实需要及经济发展趋势进行探讨,又要对已有的数量分析方法进行归纳。只有在坚持政治经济学方法论特殊性的前提下,进一步探讨如何把数学方法改造为政治经济学方法的有机成分,才能处理好两者之间的关系。

  二、数学方法在历史上各政治经济学派中的应用

  人类经济活动的数量关系,非常普遍而复杂。数学是人类处理经济活动的必备工具,也是政治经济学研究中不可或缺的有效方法。政治经济学的两位创始者配第和魁奈在他们的经济学说中都有对数学的应用,不过他们各有不同的研究方法。配第将自己的学说称为政治算术,他在其经济学著作中将数学方法看作经验归纳的重要手段。魁奈用数学推演《经济表》,对社会大生产做出了革命性的认识。斯密、李嘉图等古典政治经济学家对数学方法都是比较重视的,他们的著作中都明显体现这一点。但总的说来,马克思之前的政治经济学对数学的运用的范围都不系统和深入。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大量使用数学方法,并将数学方法融为自己的研究方法的一部分。《资本论》中两大部类对数学的运用,商品流通公式,剩余价值率、利润率公式等等。

  19世纪末20世纪初,当时杰文斯、帕累托等人将数学方法提到经济学唯一方法的高度,对于所有的经济关系和经济过程,他们都试图用数学公式和工具来论证。杰文斯、瓦尔拉和帕累托是数理学派的主要代表,他们把数学作为论证某种经济学说的手段。其主要观点有:一是都认为数学方法是唯一的科学方法,使经济学成为真正科学的唯一途径就是使用数学概念、符号、方程和图表;二是都认为要将政治经济学变为纯经济学,也认为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经济活动中的各种数量关系,包括总量和个量,定量和变量等。这两个学派对数学的注重被现在的西方经济学家所延续,尽管他们过于片面强调数量关系。

  计量经济学派非常注重经济活动中的数量关系,将经济学说变为数学公式,利用有关经验材料和专门的经济计量技术,估算出模型参数,从而使经济研究从空洞的理论体系走向以具体的数学模型和结果作为目的。经济计量学是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形成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得到主流学派经济学家们的广泛承认,并发展为一个流派,主要代表人物是克莱因和里昂惕夫等。它的特点在于应用了几种流派的经济学说来计量各种经济现象,把其所依据的经济学观点数量化和数字化。它对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做出各种形式的预测,为资本家和其国家、集团的经济政策服务。经济计量学的方法,是政治经济学中应用数学方法的突出典型,虽有重大缺陷,但对方法论研究,特别是在定量研究问题上,又有可以分析、借鉴的成分。总体来看,数学方法在政治经济学对经济活动量的关系的研究中,始终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重视数学方法在政治经济学研究中的运用,必然是政治经济学方法的一个发展趋势。在整个政治经济学方法论演进的历史过程中,各经济学家及各经济学派对数学方法的运用,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个趋势。在这样一种历史大潮与趋势之下,探讨政治经济学方法论与数学的关系尤为重要。现在数学方法、计量学大量运用到经济学中,这是值得肯定的,而且研究经济矛盾必然要涉及其量的关系。但同时也暴露出政治经济学研究的一个问题,只注重量的关系的研究而忽略了质的的关系的研究,而量的研究始终是不能替代质的研究的。我们要根据不同的研究对象来规定相应的研究方法,适时适当地对相关的研究对象进行质与量的分析。实际上,我们并不否认在政治经济学领域运用数学方法,我们要批判的是唯数理化倾向的政治经济学研究。

  三、定性研究与定量研究的辩证统一关系

  正确认识和处理定性研究和定量研究的这种辩证统一关系,是政治经济学方法论的基本问题。现实社会中的经济矛盾,由质和量两方面构成,想揭示和证明现实经济矛盾,需要从定性研究和定量研究两方面考虑。从历史上看,这两个研究方法都有其历史根源。当时的哲学方法有两种,一是经验主义,一是理性主义。配第所写的《政治算术》受当时英国历史传统的影响。魁奈的《经济表》也大量运用了数学。边际革命后经济学领域大量使用数学方法,引起了一场有关方法论的争论。一是对经济学进行高度抽象性分析,一是对经济学进行历史性诠释。

  定性研究是对经济过程中总体及其各个层次和环节的性质的规定和论证。在研究政治经济学的过程中,它处于主导和优势地位。政治经济学目的在于揭示经济运动的规律,是在概括阶级主体利益的基础上,研究经济系统的总体经济矛盾。无论是经济系统的总体,还是各个层次,或是更为具体的各个方面和部分,它都有其经济矛盾决定的特定属性。要规定这些属性,就要揭示和论证这些经济规律。从内容和形式上看,所有的经济矛盾都可以从量的关系上得到论证。经济矛盾中的数量关系,是与它的矛盾性质相互印证的。定量研究贯穿在政治经济学发展的全部历史过程中,这可以从上文各个经济学派对数学方法的应用中看到。

  首先,定量研究是对经济过程中数量变化的研究。经济活动是由许多矛盾构成的,经济矛盾各方面发生的变化,也一定会体现在量的变化上。经济矛盾由于其自身量的变化,也会发生质变。其次,定量研究要确定经济矛盾中量的关系。任何作为质与量的统一的经济范畴,都有相应的数量关系。研究政治经济学,既要确定未达到质变程度下的,即在质与量相对稳定状态下的各种数量关系,也要揭示在质变中的数量规定。我们用各种指标来表示经济过程的数量关系,比如国民总收入,国民生产总值,财政总支出,平均生活水平,资本量,商品流通量,剩余价值率,利润率等等。最后,了解经济矛盾的重要手段,就是确定所研究经济范畴的数量关系,根据这种数量关系,才能得出对各经济范畴的确切认识,更加具体化定性研究。只有对经济矛盾存在的范围做相应的数量规定,才能明确区别和度量不同经济矛盾。

  定量研究在这些方面的重要作用,已充分证明定量研究在政治经济学研究中的意义,需要处理好它与定性研究之间的辩证关系。在当今经济学界有一种倾向,认为政治经济学研究方法只有数学化才科学,认为在政治经济学研究中运用数学方法越艰深,就越表示作者的经济学理论素养很高。但其实这是一种误解,数学方法和数学思维对于人们思考经济问题是很有帮助的,但用数学方法衡量政治经济学的标准是很值得商榷的,经济学并非数学的一个分支,认为经济学就是数学也是一种错误的观念。数学方法在加深我们对经济过程中量的关系的认识,起着重要作用。但如果只看重从数学的角度分析经济过程,是不可能对经济矛盾有全面深入的认识的。

  另外,运用数学方法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同质的事物才能进行数学意义上的比较,而边际革命就是将不同质的经济活动关系同质化,将所有的经济关系变成货币关系,数量化。数理经济学的特点是将数学作为方法来论证经济现象。优点是躲开社会矛盾、社会关系的分析,这是符合当今社会资本增殖的利益需要的,它表现出的弊端是运用边际方法,仅研究个量关系,忽视其间质的关系。计量经济学,用来处理大数据,它进一步放大了数学对经济学研究的作用,数学成为了工具。在经济学研究中它往往有重大的逻辑缺陷,一是结论先设,二是归纳过程中样本是否能说明非样本,三是忽略大数据的非常规偶发因素。因此,定量研究中的数学方法只能从属于对经济矛盾的认识,从属于定性研究。

  参考文献
  [1]刘永佶.政治经济学方法论教程[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
  [2]刘永佶.政治经济学方法史大纲[M].河北教育出版社,2006
  [3]姚开建.经济学说史[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

    毛绎然.论政治经济学方法论与数学的关系[J].知识经济,2016(24):124+126.
    相近分类: